我想我不会喜欢上你-河内

从河内回来已一段时间了。实际上其实自己不太想去回忆河内的种种。。。

河内的冬天,几乎把我冷的每天不想离开旅社,在下龙湾时,绝大部分也只是躲在船舱里。

无奈的是,每天为了解决三餐,明知在价钱上肯定会被骗,可是还是得吃。

无所事事到处走在那凌乱的街上拍照,会被莫名其妙的泼妇骂了几条街。

好心谢绝售卖名信片的小弟,结果被偷了相机,抢了回来还要被人追骂,受害者竟然还要逃亡式的跑开。

我想,我不会喜欢上河内,或者是越南。

这趟旅行回来,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有能力独自去面对旅行中的未知和危机。

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是经历过了怎么样的文化碰撞,才造就了居住越南城市人的心理偏差呢?

如果他们需要金钱,那,为什么不善待游客呢?如果他们不需要钱,那么为什么要欺骗而另一方面又无所事事的在路上耗着时间等日子过呢?到底,越南人(或是河内的人)要的是什么呢?

走过中国那么多个城市和乡村,我却不曾被人类的某些行为而迷惑和不解。

或许,是我肤浅了,视野不够大,看得不够多,知道的有限。

一个走过的国家,如果不能留下什么给我,那么至少我还能为着这国家的经济而贡献了小小的绵力。

我是这样想着,再努力的拼凑在越南河内的那些短暂的日子。

然后开始在电脑的键盘上屏凑我那支离破碎的游记。

旅行中我鲜少会上那些专门拿来招待旅客的咖啡馆,可是很讽刺的是,在河内上的最多的就是这类的咖啡馆。

因为价钱白纸黑字的写在餐单上,回来后发现主要的钱就花在这里。

河内的冬天阴阴冷冷的,心情也容易跟着低落。

路上,我跟本不想交谈也不想说话。

从越南回来后,我给大婶传了封简讯,告诉她河内之行让我多么的不安和疲累。

然后我开始积极的准备下一段的旅行,希望可以修补我心里的烦乱和找回旅行后那种重新得力的力量。

后来,大婶在回复我的简讯里说:“我一个人是不会出走的,但是不同,因为有一个叫山的地方让我回去。找一个能回去的地方/方式吧,或许,那就是出走。”

背包出走了7个年头,走到现在,我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出走,于我,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