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4095米

有時我常會自我催眠,告訴自己,身體的苦其實不是苦。可是姐姐告訴我,身體的苦,其實是苦。


當我在攻頂的最後一段山路時,我切身感受我的身體是多麼的脆弱無能,即使我的心不停地在呼喚自己,給自己打氣,我的身體最終還是無法負荷了。


我沒有放棄,但是在路途上承認自己身體的無力,我的心不再和我的身體抗衡。一路上,我的心可憐我的身體,我的身體一步一步地慢慢走着,雖然它累了。就這樣,好久好久後,在大家都已陸續下山時,我卻還在艱難的步伐下,攻上了4095米的最高峰。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道理,可是,我感受到,人是要活在現實裡的


維護自己的心,原來可以讓自己看穿很多事,幫助自己超越更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