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有时候,我真的忘了自己是如何的生活了。这句话里有两面的意思,一面正一面反。


正面是我的生活太规律和稳定,以致没什么新意。反面是,没有新意的生活,也意味着我的生活是如此烦闷,缺乏火花。


星期天的早上,头部剧烈疼痛,体温摄氏37.8度,身体的燥热让我难受,吃药后昏睡了几小时,梦见了好多奇怪的事。


周末生病原来也是好事,无需外出,无需为新家的琐碎事忙,就休息,吃东西,再休息。


我以前到现在都常说,我要爱自己,照顾好自己,可是,除了背包出走,我好像并没有任何具体的计划。


翻看从前的杂记(我从不规律地写日记和周记),原来我曾为自己计划过要多学一种语言和乐器。


再读着池莉《致无尽岁月》的同时,我想,是时候为着自己的生活注入新东西了。


——————————————————————————————————————



我爱咖啡,因为在瑞典公司上班,每天都能为自己泡杯好的欧式咖啡,为每个早晨做个美丽的开始。我其实也梦想,自己的家能有台咖啡机,在没有工作在家的日子,为自己泡杯咖啡,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品尝着咖啡,咀嚼着文字,或想东想西。


我双手触摸着远从意大利而来的咖啡机,属于我的咖啡机,这样的一份礼物,确实给了我生活小小的烟花。


—————————————————————————————————————————–


7月24日(星期天): 愿自己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