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说。

我想起了大叔曾经说过的某些话,后来却应证在自己往后的生活里。

高墙说:“我这次的总结,是下次旅程的开始。它会一直的延伸下去的......
                    我这个人,我的背包,我的球鞋.....然后,起程”。

大叔说:“往后生活有多不如意日子有多不堪,请记得现在这个朝气勃勃的感觉。”

是的,生活常会发生让人意想不到的事,生活会把人压迫的无法喘气。后来的后来,无所事事成了我最渴望的事。原来,无所事事在某个程度上是心灵的另一种救赎。

但是,我身体流着一股对理想追求的狂热因子,不甘平凡的自己拉着自己不断往前走。然后,安慰我的就是那个在遥远的国渡。

原来,我记住了那句话。

大叔说:“这些日子我不断重覆伊塔洛的话:掌控故事的不是声音,而是耳朵。”

大叔又说:“说故事的人把故事说完后就死了。而故事却成了独立于说故事的人以外的个体,有自己的生命,在听故事的人那里继续潜移默化。”

以后,我只说只听; 以后,自己要交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