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墙


 


最近都在看余秋雨老师的<千年一叹>.这个时候,无法出走,但是,心已经随着文字,飞到了外头.


我的心飞到了耶路撒冷,所有基督徒都向往朝圣的地方.我也是,即使,马来西亚的护照,不能到这个国家.


在耶路撒冷的旧城,一个广场前的一端,有座"哭墙",余秋雨老师写到,"无数的犹太人以头抵着墙石,左手握经书,右手扪胸口,诵经祈祷,身子微微摆动,念完一段,便用嘴亲吻墙石,然后向是缝里塞进一张早就写好的小纸条.纸条上写什么,别人不会知道,犹太人说是寄给上帝的密信."


所有的哭声,歌声,诵经声,叹息声全都汇于墙下,一个民族在这里完成一种压抑千年的倾诉,宗教奥义和民族精神由一堵墙而变得可触可摸,具体动人.


处于"忙"与"茫"的状态时,无所事事变成最渴望的事情.


如果我眼前有座哭墙,我想写 " 有些责任,其实我承担不了"……….然后塞进缝里…………


在我无声的祷告中,祢会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