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快乐的季节-我的脚踩在雪地上:

那个冷冷的季节,我人生第一个下雪的冬天.我是幸运的,我遇到了一场大雪,雪花洒在我的脸庞,然后消失.到了滑雪场,雪的厚度已超过了我的膝盖,我有些寸步难行,但是我走的好快,当下的我,好快乐.即使玩滑板让我摔的严重,我内心却是快乐的.


 


 




 


一路上坐着缆车看雪景,松树都被白雪遮住了,画面很不真实.我的惊叹没有停止过.这是我第一次与雪的接触.一时之间,大地以白色呈现在我眼前.


 


 




 


那个时候,大家都疯了………


我们这群来自热带雨林的疯子………..


 





 


我们的快乐都很简单,只因为上天的恩赐.给我们带来了一场及时雪.


 





 



人在路上,心在家.

我常外出,常和家人分开,大家也习惯了.

无论是出外工作,旅行,短暂的休息,甚至是出走,常常让我忘不了的是家乡的某种记忆的味道.

外出时,我常常有机会品尝到各地的美食,可能有些很有名,很好吃,但却唤不起我记忆中的某种味道.

每次回到家乡,总会觉得咖啡特别香拉茶特别好喝,烤面包特别好吃,吃经济米粉和面特别开胃,肉骨茶很有味道.

原来,我喜欢的这些食物,是陪伴我一起长大,给了我许多回忆的味道.

小时候,拿着番石榴的树杆,瓦制内侧粗粗的"大碗",帮外婆磨"雷茶".长大后,很少吃雷茶,因为我心里认定再也找不到好吃的.

妈妈裹的种子,外婆炒的饭煮的雷茶,婆婆卤的鸭,在我心中是无可代替的.

我没有称赞过外面店家卖的酿豆腐好吃,因为只有妈妈的酿豆腐最好吃.

原来,所有的好味道都会储存在记忆里,舌间的味觉原来也有感情.

当我一人置身在外,我的心总在家;出去以后回来,才知道我的根在某个地方,我的心给了某些人,我的想念系在某个人身上.

我开始不再恐惧,反而我更爱走出去;因为我知道我会回来,因为我知道有个地方,有些人,在等着我回去.

不管我走多远,我总会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