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首富: 李嘉诚父子>

我承认自己是弟弟口中的资本主义, 我把它称之为 积极人生观”. 我并不是满身 铜臭味的人. 只是我一直认为人生不能脱离 生活和生存的问题. 读别人的成功故事可以学习成功者如何处理问题, 面对挫折, 人生如何从低落中学习让自己积极.

我欣赏他们,是因为他们拥有比常人更多的毅力和气魄, 他们经历更多的挫折和困难, 所以拥有今天的成就.

上帝是公平的, 经历的多,失败的多, 人生经验多, 成就也会相对的高. 当然, 付出不等于成功, 但我更相信, 没有付出, 绝对不会成功.

 

李嘉诚的父亲在临终前和他说过: “ 失意不灰心, 得意莫忘行”, 这句话, 深深的触动着我.

 

<让我牵着你的手>

陈升在严重的车祸之后,很长的一段日子只能用左手写字. 在治疗的过程中, 陈升以左手写字来与曹启泰通信.他们两人. 是不同世界的人, 陈升随性, 不修边幅; 曹启泰积极, 严谨. 有趣的是, 两人的通信常常都在各说各的. 或许, 通信是个人抒发的一个出口, 并不是回复对方的方式, 所以, 他们之间能长期维持通信的习惯.

 

这样的通信过程,彼此都在联系与关心着彼此, 那就足够了. 像书中曹启泰说的: “ 只要在那边”. 真的, 有时候, 只要我们知道有人才在那边”, 那不就已足够了吗?

 

我觉得自己很像曹启泰, 就是陈升文字里的那写 努力地使今天不至于荒废而变得毫无创造性”. 我就是一个这么样的人, 我的记事簿里永远都是计划好的日程, 每三个月我都会为自己拟定大纲, 每个星期规划好自己的时间表.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没情趣的人, 但我乐于成为陈升文字里的这些人.

 

勾画不出画面, 没有主轴, 是我对陈升的形容; 画面清晰, 主轴明确, 是我对曹启泰的形容.

 

心如止水,是这样的吗?

我从来没有试过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什么,不是茫然,是搞不清楚内心的感受是什么?

我没有特别的悲哀,快乐,伤心或着失落,只是,我的心好像没感觉了.所以我想, 我不能再这样了, 我要去寻找可以激起我火花的元素.

 

因此,我使用以前的方法,不断的看书,从书中找答案…………

 

,这方法似乎没什么帮助.不过, 我却发现, 我在不断的改变, 有点捉不到自己现在在哪里.

 

我的情绪一向都是直线型的,不知道会不会现在更直了.

 

我不喜欢自己无法控制的东西,有时候觉得自己这方面很怪.

 

我的欲望可以支配我的性格,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有点危险.

 

我的脾气可以收在我的肚子里,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超重了.

 

我想,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跟自己私奔去, 应该就会好的.

 

所以,我现在要寻找自己跟自己私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