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胡

Hm…不知怎么的,忽然怀念起我的二胡来了。。。。。

学了二胡六年,乐团指挥来自新加坡,主修二胡,我都叫他教练,一个以华乐为事业,热衷于华乐的中年人,太太也是华乐“高人”。六年来,教练为我付出心血,用心教导我。但,有点抱歉,往后的日我并没有继续我的二胡,更没有在这方面发展。。。。

与其说喜欢二胡,不如说偏好铉乐。喜欢琴铉中发出那斩不断的音符,直到把弓用尽,音符才停止。以前,狂热的喜欢二胡,就是因为那永远没有停止的音符,强劲的连续性,一个让我抒发情感的出口。。。。

我们三姐弟,姐姐继续在音乐领域发展,在教会担任司琴,在家里任教钢琴,有副修小提琴。弟弟主修华乐中阮,后来在柳琴中发挥的很好,还学了古筝,上来吉隆坡还参与了专艺乐团的演出。反过来看我,抱着二胡不愿学别的乐器,上来吉隆坡读书后,有段日子还有在教会拉二胡,后来就停止了。。。。因为,技术上做不到心里所要的而感到失落。

有时,妈妈会问,怎么花钱买了二胡给你,到后来都只把它放着?好多人都问过我这样的问题。。。我要怎么说呢?要告诉大家,我没有勇气再次把二胡拿出来拉,因为没有勇气去面对已经退步的事实。其实,的确很怕,害怕再次拿二胡出来拉时,发现可能连初学者都不如了,我,不想面对这样的事实。

我的骄傲,停住在演奏会中表演个人独奏表演,在乐团担任首席。。。但,到后来,很讽刺的是,我原来一直停住在那个阶段,没往前进。在华乐的领域中,我原来什么都不是。。。。

我的二胡,留给我的是深深的情感,曾经陪我苦练了多少个日子,陪我走过了多少个演出。。。。,但,我却已找不回我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