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太平洋西南部走去-1

你喜欢哪一种的步调呢?

我喜欢缓慢的行驶,那种一步一步踏实地行走,看尽沿途的一切,那些不起眼的,那广阔的草原,魁梧的山岩,与一草一目的的邂逅。

途径与居民的微笑,天窗的车厢仿佛自己与蓝天白云结合起来,那么不自觉的,飞上了天却又清楚地听见火车车轨与铁轨交错的声响。

三月份,与往年一样,在自己出生的月份里,背起背包,一个人往世界的某一处前进,和自己好好在一起。2013年,前进太平洋西南部,来到了纽西兰。

 

 

 

 

 

 

 

 

吸入第一口冷略的空气,一晚的时差调适后,我从Christchurch出发,目的地是Greymouth,展开我的漫步调旅行。

 

 

 

 

 

 

 

 

从火车窗外的草原,初秋的纽国,到处一片金黄。

 

 

 

 

 

 

 

 

沿途上对许多人来说,是无聊的,可是这种无聊却让我异常的安静。时不时往包厢外走去,被冷冷风吹的直发抖,穿梭在山谷中,从黑暗的隧道里走出一片蓝天。

 

 

 

火车厢的顶部是天窗盖的,往上一看,会不自觉的发呆起来,追逐着白云会让人一时间掉入停止的时空中,直到或有人经过,或有人嘻笑,或有人说话,才把我从静止的时空中拉回现实里。

 

 

 

 

我且把它叫做放空吧,这种自我的放空,我打从心底知道这个放空的自己将在这里开始装满行囊,记录自己另一章节有关旅行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发生在太平洋西南部的一个岛屿。

 

简化生活后

最近我不约而同地被两本类型一样的书所激励。她们是来自美国的爱琳和台湾的颖卿。

作者都是中年妇女,都奉行简化生活,在她们生活的世界里,充满智慧和珍惜。她们活在觉知里,是现在被电子资讯所淹没的世界所难能可贵的。

从前,我并没有真正的想过,到底在一天的24小时里,我把时间花在哪里了。我的思想和精力重心放在了哪里。

我奉行的生活是工作,而工作是为了收入,可是却没有觉知到当收入在增加的同时我的花费也在增加,然后我的工作负担和责任也不断地增加。但是我却没发觉这样的·生活有问题,因为大家都是这样过着他们的日子。

我的精力又去了哪里?在难得的周末,却忙着许多琐碎的事时。我不曾思考过,从最简单的家事,例如抹地要怎样抹才省事省力,衣服要怎样洗才环保又干净,杂物该怎样分类才更有效使用和寻找,家里的杂货日用品该怎样有效补给,才不会用完一样物品再花时间添购一样物品而花精力。

爱琳教会我,对生活要有觉知,没办法做到返璞归真其实不重要。

我意识到自己无法不工作,也无法逃离责任,那么,平衡自己,责任,和生活是我唤醒觉知的第一步。

颖卿这样诠释平衡-如果我要愉快地与生活责任及生命的成长相处,就要顾及到:需要平衡“与能力平衡;沉溺于任何一种感受都会疏于对其他生活的照顾;于是”节制“就是我维持平衡的一个基础,而事实上是,因为节制,才衬托出拥有时刻的美丽-留白天地宽,留白日月长。

最近我爱上了爱琳家的松饼。用燕麦糠取代了面粉,烤好了冷却后放冰箱,要吃的时候”叮“一下就行了。我没有用心让外观看起来美一些,可是每每想起冰箱还有松饼时,就不禁快乐起来。

食谱:

2/4杯燕麦糠,1匙烘烤粉,1/4杯糖/糖浆,2匙切碎杏仁,1/4杯低脂鲜奶,2颗蛋,2串香蕉,1/4被切碎可可果。

干湿材料放进搅拌机搅拌,温度:150度,烘烤15分钟,就完成啦。

零负担的松饼,好吃又健康,可以放入果酱当陷料一起烤,也可以要吃的时候才搭配果酱。因为这个松饼,让我非常想念瑞美姐姐做的洛神果酱。

半生

古人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可是我总认为,如果能快乐的活到六十岁,也是恩赐了。

最近我总在想,在2012年即将结束,我的三十人生也即将结束。

如果以六十岁来计算,现在的我已进入了半生。

我的前半生,有家人,有朋友,有旅行,有书,有玩具收藏,有登山,有踏青,有跑步,还有被我荒废了很久的烘培和缝纫。学会了尽情地快乐,也尽情地伤心;学会了爱地球,珍惜资源,爱人爱自己。更在这三十年中,遇到了许多的老师,启发了我。

这样过了三十年,真是该感恩。

那么,接下来的三十年,我又想要怎样的人生?或许,很多时候,选择并没有很多,自己也无法很潇洒地头也不回地不顾一切。

但是,心里有许多蠢蠢欲动的想法,有许多复杂的心情,有许多悬挂着的事。。。或许,都应该有个总结,然后再重新出发。

借用维尼熊经典台词”想,想,想“。。

在2012年结束以前,是该好好想想了。

(备注:我好喜欢这个维尼蛋糕,每年的生日,它总会陪着我,而我要做的,就是每年更换蜡烛。)

生活的态度

 
接受现实所发生的,把自己调效好,开放自己的心胸,正面地更生自己的经历,把自己健康照顾好,坚定自己的信念,心要存有希望,时时关照自己,静心自爱分享爱。这些是我时刻记在心里,努力实践的生活态度。自己一生的功课,要自己活出来。

 
 
关关难过,关关过。每当觉得自己不行了,结果还是又过了。或许,痛苦难受只是某个时间里所发生的必然过程。还活着,就要继续感谢。
素黑老师谢谢你。感恩有你。
〜摄于:Await Cafe

低調的燦爛

山給你的是定力和正氣,樹給你的是包容和保護,綠色是山林給我們的無限力量,上天給愛的禮物~素黑

在沒有抱著任何期待而是以純粹走山林的心情去了gopeng,結果這裡一大粒,那裡一小粒的大王花花苞卻感動了我。

山裡所能孕育的,我早已知道是遠遠地超過我所能及的,震撼的是那種無限的包容力量,卻是以最簡單而難以言喻的方式感動了我。

看著含苞待放的花苞,還有正在綻放的大花,和已枯萎的花朵,變成養分,回饋孕育它的山林。

多少人為了一睹世界最大花朵的風采而慕名前來,它卻靜靜地已各種不同的成長面貌呈現。

這一刻,大王花教會了我,原來,我也是世界循環的一部分,但也可以低調地燦爛着。。。。

我想我不会喜欢上你-河内

从河内回来已一段时间了。实际上其实自己不太想去回忆河内的种种。。。

河内的冬天,几乎把我冷的每天不想离开旅社,在下龙湾时,绝大部分也只是躲在船舱里。

无奈的是,每天为了解决三餐,明知在价钱上肯定会被骗,可是还是得吃。

无所事事到处走在那凌乱的街上拍照,会被莫名其妙的泼妇骂了几条街。

好心谢绝售卖名信片的小弟,结果被偷了相机,抢了回来还要被人追骂,受害者竟然还要逃亡式的跑开。

我想,我不会喜欢上河内,或者是越南。

这趟旅行回来,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有能力独自去面对旅行中的未知和危机。

一个国家的人民,到底是经历过了怎么样的文化碰撞,才造就了居住越南城市人的心理偏差呢?

如果他们需要金钱,那,为什么不善待游客呢?如果他们不需要钱,那么为什么要欺骗而另一方面又无所事事的在路上耗着时间等日子过呢?到底,越南人(或是河内的人)要的是什么呢?

走过中国那么多个城市和乡村,我却不曾被人类的某些行为而迷惑和不解。

或许,是我肤浅了,视野不够大,看得不够多,知道的有限。

一个走过的国家,如果不能留下什么给我,那么至少我还能为着这国家的经济而贡献了小小的绵力。

我是这样想着,再努力的拼凑在越南河内的那些短暂的日子。

然后开始在电脑的键盘上屏凑我那支离破碎的游记。

旅行中我鲜少会上那些专门拿来招待旅客的咖啡馆,可是很讽刺的是,在河内上的最多的就是这类的咖啡馆。

因为价钱白纸黑字的写在餐单上,回来后发现主要的钱就花在这里。

河内的冬天阴阴冷冷的,心情也容易跟着低落。

路上,我跟本不想交谈也不想说话。

从越南回来后,我给大婶传了封简讯,告诉她河内之行让我多么的不安和疲累。

然后我开始积极的准备下一段的旅行,希望可以修补我心里的烦乱和找回旅行后那种重新得力的力量。

后来,大婶在回复我的简讯里说:“我一个人是不会出走的,但是不同,因为有一个叫山的地方让我回去。找一个能回去的地方/方式吧,或许,那就是出走。”

背包出走了7个年头,走到现在,我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出走,于我,是什么?

自赏

离开海岛前,正在机场准备起飞时收到大婶给我的讯息。

她要我坚强点,做些自己喜欢的事。

在两个小时半的飞程里,我的脑子里不断地想着,我到底喜欢做什么?我到底该做些什么?

霎时间心里有些难过,活了那么多年,我竟然还在问自己这些傻问题,我原来,并不了解自己。

 ————————————-

 搬来新家后,这里有个传统巴刹,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在每个周末的早上到巴刹去。

 上巴刹的目的,就是到花铺买花去。因为选择不多,反而省去了许多选择上的犹豫。

 每个星期,我都在房间里为自己摆些花。

———————————–

孤芳自赏,亦赏心悦目。。。

 

 

 

 

傻傻

那個時候,我在宋卡的海邊,放空自己,單純的走路,吃東西,吹海風,想你。


傻傻的自己,在雨中漫步,走過一條又一條的小巷,在宋卡老街漫無目的走着,再一邊想你。


在宋卡的那幾天,天空老是向我洒淚,我不禁地低落,然後想你。


感覺好像好久了,可是許多影像卻歷歷在目,在這聖誕的季節。


什麼時候,我又可以變成那個傻傻的自己,漫無目的背着包地走着,然後,不再想你。


尺八。金黃

因為相信身體有屬於自己的共振音頻,所以最近開始聽尺八音樂。。。


大自然竹制在日本用以修行的樂器,存在於一千兩百年前。。



然後,不多說話,靜靜地看着家窗外的那一片金黃。。。。


世界那麼大,總會讓我找到那一片只屬於自己的恬靜。